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湖南查处14个“雷政富”:官员遭色诱 被拍视频敲诈(转)  

2015-05-29 08:13:11|  分类: 时事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周末记者赴湖南调查证实,湖南至少有衡阳、郴州、永州和湘潭等4个地市的14名官员落入“桃色陷阱”。

有些官员坦然面对陷入“桃色陷阱”的经历,还请处理自己的纪委官员吃饭。

有的官员向办案警察行贿,以求销毁相关视频。衡阳市纪委曾双规了5名常宁市公安局的警察,“都被起诉了”。

原载2015年5月28日《南方周末》 题《湖南严查多名官员被拍视频勒索案官场“桃花劫”》

记者/ 褚朝新编辑/ 李梁图/ 网络

一个犯罪团伙,在湖南官场掀起一场风暴:女人专事色诱勾引官员开房上床并偷拍视频,男人负责拿着视频对官员们进行敲诈勒索。

被敲诈的衡阳常宁市时任劳动局长尹文报案后,犯罪团伙仅有2名成员被判缓刑。2013年,衡阳市纪委在查案时,意外发现当地民政局局长等数名官员也遭遇类似敲诈,案件重查。2014年,衡阳纪委通报,当地有6名官员落入桃色陷阱。

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湖南官员的身影出现在犯罪团伙持有的视频中。2015年5月中下旬,南方周末记者赴湖南调查证实,湖南至少有衡阳、郴州、永州和湘潭等4个地市的14名官员落入陷阱。

衡阳市石鼓区法院证实,该团伙敲诈勒索案已经被二次起诉,该院可能将在6月下旬以后开庭审理此案。

1

桃色陷阱

2015年5月,湖南郴州官场小范围流传着一个消息:当地三名县处级官员,被色诱拍下视频遭敲诈。

这类官员被色情敲诈的消息,在郴州官场还未广泛传播,但在150余公里外的另外一个地级市衡阳早就人尽皆知。

2010年6月份的一天,时任衡阳常宁市劳动局局长的尹文接到一位女子的电话。电话里,女子表现得与“尹局”很熟络,自称与其曾在长沙的一个饭局上见过,一起吃过饭、玩过。

尹文根本不记得是否真与这名女子吃过饭,但也没多想。两人约好在衡阳市区见面“聚聚”。吃过饭后,两人到衡阳市华天大酒店开了房,随后发生了性关系。

让尹文误以为自己走了“桃花运”的女子,真名为姜春艳,湖北人。当天,姜春艳用针孔摄像女式包将过程全程录像。

当年9月,尹文在常宁劳动局办公室内收到了自己与姜春艳开房的视频光盘。姜春艳的同伙李毅给尹文打电话索要60万元,否则便将视频发到网上或上交纪检部门。

2010年10月,接到敲诈电话的尹文向常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尹报案后,李毅等人依然不断催其“花钱消灾”。2011年6月,李毅将不雅视频通过彩信发至尹文手机上,索要钱财。6月底,尹文向指定账号汇款5000元钱。

2011年7月,常宁警方将李抓获后调查发现:李毅手里有一本衡阳市领导通讯录,由姜春艳、龙明珠负责打电话色诱官员并录像。之后,李毅将录像制成光盘,由团伙成员唐国清、李旭将光盘送至被录像官员手中,再打电话向官员索要钱财。

被抓获后,李毅等人交代:2010年3月左右,他们想利用女子色诱官员并录像然后进行敲诈勒索。他们花了800元钱在深圳市购买了一个针孔摄像女式包。团伙成员唐国清通过朋友介绍,以每月5000元包吃包住,及敲诈到钱之后分红的条件找来姜春艳入伙,之后由深圳北上衡阳市作案。

2011年,李毅被常宁市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唐国清被判一年,也是缓刑。媒体报道,当年旁听了庭审的李毅岳父称,公诉机关只公诉了“尹文被敲诈勒索案”一起案件,犯罪团伙成员中漆建国、姜春艳、龙明珠没有被起诉。

尹文称,“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不希望更多人被陷害、被欺骗。”但《新京报》报道称,警方事后发现,判决后该团伙仍在作案,并有多名官员继续上钩。

2014年3月,衡阳市纪委有关官员向媒体公开表示,常宁当初对犯罪嫌疑人“处理轻了”。

2

更多的官员“受害者”

2014年,衡阳市纪委副书记肖秀文介入此案时,发现案情远不止这么简单。2013年,衡阳市纪委在查办一起案件时发现,衡阳市卫生局原局长赵安民也被同一团伙敲诈勒索过。

在衡阳市纪委的压力下,当地公安机关再次调查此案,发现衡阳远不止尹文和赵安民坠入“桃色陷阱”。

衡阳市纪委副书记肖秀文向媒体表示,“常宁自己抓、自己判,6个人当中只起诉了3个,也没跟我们报告。如果报告的话,我们当时就会深挖。后来我们逼着他们把所有犯罪分子缉拿归案,现在要查清楚、查彻底。”

2014年2月,衡阳市纪委公开通报:2010年5月至11月,衡阳市卫生局原局长赵安民、常宁市政协原副主席尹文、衡山县政协原副主席康俊良、耒阳市林业局原局长段定华、耒阳市旅游局原局长石东升、耒阳市发展和改革局原党委书记刘洪汉均被姜春艳或龙明珠引诱上钩,发生了性关系,且被姜或龙携带的针孔摄像机将过程录像后,由李毅制成光盘。事后该团伙向赵安民等人敲诈勒索现金。

5月25日,肖秀文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事实上被敲诈的衡阳官员一共有7人,“还有一个局长,这个事情发生后,我们还没查时就意外出车祸死了,所以没有追究责任”。

另一个让衡阳市纪委没有料想到的事情是:遭遇敲诈的刘洪汉,得知公安机关查获了视频后,找到了耒阳市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蒋青兰,通过其向常宁相关办案民警行贿以求销毁相关视频。

肖秀文介绍,当时衡阳市纪委双规了5名常宁市公安局的警察,刘洪汉则因为发现了其他违法违纪行为也被双规,“被双规的警察,都被起诉了,刘洪汉也被起诉了,还没判”。

南方周末记者在衡阳调查获知,在常宁市公安局多名警察被发现涉案后,在纪检部门的压力下,衡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接手再查该案。

随着再查,更多惊人的事实被发现:除了衡阳,湖南还至少有另三个地级市有官员落入陷阱。湘潭市纪委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该市有一名处级官员被李毅团伙色诱敲诈。郴州市纪委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该市有3名副处级官员被李毅团伙色诱敲诈。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湖南纪检官员称,永州市也有3名处级官员被色诱敲诈。

截至5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共有14名湖南官员落入陷阱遭到敲诈勒索。

更新的消息是,肖秀文透露,这个犯罪团伙并非只有李毅等6人,再查过程中又至少抓捕了3人,“是男是女我不知道”。

衡阳市检察系统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因为发现了新的犯罪事实,该团伙涉嫌敲诈勒索案再次被立案,最后指定由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起诉。2015年1月29日,该案被诉至石鼓区人民法院。

“这个案子,被告人多、案情复杂,要到6月下旬以后才可能开庭了。”衡阳市石鼓区法院一名官员称。

3

有问题干部照常升迁

官员们纷纷落入犯罪团伙设好的“桃色陷阱”,那么他们究竟算问题干部还是算受害人呢?

2011年,时任常宁劳动局局长的尹文报案后,该团伙被抓获、两名主犯被判刑。尹文,作为受害人出现在该案的案卷中。

早在2010年,衡阳市不少干部对此事就已有所耳闻,但当时包括尹文在内的涉事官员都没受到任何影响。媒体公开报道称,尹文报警同时向组织汇报了此事。2012年,尹文被提拔,当年11月底,他当选常宁政协副主席,在5名副主席中排名第一。

“问题干部”尹文为何会被提拔,常宁市官方向媒体称,尹文属副处级干部,是衡阳市管干部,干部权限不在常宁市,无法解释。

2014年,此案被再次调查后,尹文等6名官员被免职。

2014年2月,衡阳市做出了最新的处理结果:给予衡阳市卫生局原局长、党委副书记赵安民党内撤职、行政撤职处分;给予尹文党内撤职处分,按程序撤销其常宁市政协副主席职务;给予康俊良党内撤职处分,按程序撤销其衡山县政协副主席职务。另同案的耒阳市林业局原局长段定华、耒阳市旅游局原局长石东升、耒阳市发展和改革局原党委书记刘洪汉均被分别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撤职的处分。

湘潭市纪委一名官员介绍,市政协一名正处级官员被拍了视频,今年2、3月份被撤职并降级为副处级待遇。湖南纪检系统官员透露,永州三名当事官员都被免职。

衡阳市纪委不仅将涉事官员全部撤职,为了达到警示惩戒效果,还在全市范围内公开通报,“赵安民、尹文、康俊良等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目无法纪,放松对自身要求,经不住女色诱惑,与婚外女性发生性关系,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是典型的生活作风腐化行为,社会影响恶劣。衡阳市委决定将该案通报全市,以此为反面教材,警示全市党员干部引以为戒,严以自律,切实过好权力关、金钱关、美色关。”

与衡阳市纪委比起来,郴州市纪委对问题官员则显得“关照有加”。郴州市纪委仅向南方周末记者承认有3名官员涉案,对3人的具体职务及处分结果都拒绝公开。

郴州市一名副处级官员介绍,郴州有3名副处级官员遭遇敲诈,都没有公开通报。据他所知,其中一人现为郴州市房产局副局长,受到的是“严重警告处分”。

湖南一名基层处级纪委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指出,免职虽然不是处分,但比警告或严重警告要对官员个人影响大,“免职后虽然还享受处级待遇,工资照拿,但没有权力了。给个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局长照样当,权力还在。”

4

官方与个人态度迥异

被敲诈的官员究竟被敲诈了多少钱,钱从哪里来?

有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一般每个人敲诈都是数十万。只有尹文没有给钱而选择了报案,其他人大多都选择了给钱而没有报案。

究竟有多少官员落入桃色陷阱,至今也是谜。湖南省纪检系统多名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该案涉及的官员数十人,但只有湖南省纪委和衡阳市公安局掌握详细名单。湖南省纪委和衡阳市公安局相关官员没有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与官方不愿声张的谨慎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当事官员若无其事。

2015年5月18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在郴州市房产局见到该局遭遇敲诈的副局长。在其办公室,他仍以副局长身份正常工作,并表示“刚去开了一个会”。他回忆,其被拍下视频时还是担任某县副县长期间。南方周末记者搜集其履历发现,他被拍下视频后被提拔为另一个县的县委常委,2012年调任郴州市房产局副局长。

湖南纪检系统一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这名副局长被敲诈了20万元。这20万元钱来自哪里,当地没有追查。

“这个事,肯定是自己的责任,当时喝了点酒。只要还让我干,就会继续认真做好组织交给我的工作。”这名副局长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地官员透露,该副局长最近仍正常出现在各种会议和工作现场,“跟没事人一样”。

被免职的衡阳市卫生局原局长赵安民,目前已经正常退休,受到的影响并不大。5月22日,衡阳市卫生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赵安民出事时,已经转到其他部门工作,工资继续由卫生局发。出事后,行政降级半级,2015年年初以副处级干部身份退休,每个月工资大概三千多元,与其他副处级干部待遇相同。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获知,14名官员中,大多数官员虽被免职或撤职,但都仍享受与原来差不多的待遇,其中多人已正常退休。

个别官员,不到退休年龄,但事发后工资照领而不去上班。南方周末记者获知,郴州市安仁县一名县委常委经证实遭遇视频敲诈,被处理后就没去上班了。5月19日,安仁县县委办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最近没有看到该副处级官员上班。

有些官员坦然面对陷入“桃色陷阱”的经历,还请处理自己的纪委官员吃饭。湖南一名参与过此事的基层纪委副书记透露,一名被处理的官员前不久还请他吃饭。“我问他,对处理他有没有意见,他说当时有点想不通,现在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