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茅台镇“醒酒”(转)  

2014-02-07 16:07:52|  分类: 时事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1日,张方利在未完工的展示厅里,盘算着把他收藏的10多米长的贵州龙化石镶嵌在墙上。这600平方米展示厅的旁边,是他的黔酒厂厂房。蒸汽缭绕车间里,工人们光着脚二次取酒,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酒糟味。

这种味道在贵州省仁怀市再寻常不过了,这里是茅台酒的产地,除了茅台集团,仁怀市还有近300家或大或小的酱香酒厂。崎岖不平、仅有15.3平方公里的茅台镇早已是寸土寸金。不过现在,在仁怀和下辖的茅台镇,正在经历一场行业变迁。

躺着赚钱

52岁的张方利是地地道道的仁怀人,他和堂兄弟及其他十余位股东,经营着黔酒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创业的原始动力再简单不过了——贫穷。

张是仁怀市鲁班镇国营食品站的最后一任站长,1990年代的食品站空有上百万元的固定资产,但账上一穷二白。这家为收购、屠宰生猪设立的食品站,尝试了各种经营,包括卡拉OK、麻将馆、养殖种猪、酿酒。张方利:“我想了个办法,让大家抓阄选下任站长,因为没有人愿意干。”

伴随计划经济时代结束和国企改制潮,食品站资产被拍卖,张方利接手并专事酿酒。

上世纪80-90年代,类似的国营食品站和家庭式烧酒作坊,正是今天仁怀多如牛毛的中小酒厂的雏形。当地商人是主力,在仁怀,如果不做些和酿酒有关的生意,甚至会被认为“不务正业”。最初的简陋烧酒作坊,开始向规模化酒厂演变。为他们打开酱香酒天地的,是“老大哥”茅台。

1990年代,贵州白酒行业井喷,当地人称之为“发酒疯”。由于市场需求太大而供应有限,不少小酒厂依靠仿冒茅台获得第一桶金。原始资本积累完成后,仁怀的白酒产业如滚雪球一般壮大。原本依靠打着擦边球、售卖基酒发展的酒厂,开始纷纷自创品牌,不断收购、扩产。

张方利没仿冒过茅台酒,而是一直在打造乡巴佬品牌,只是时运欠佳,曾卷入长达7年的商标纠纷。好在纠纷也没太阻碍酒厂发展,张先后收购了多家经营不善的酒厂。现在,他茅台镇有两个生产车间,鲁班等乡镇有六个车间。

2013年境况骤变,快得让这个行业有些措手不及。

受三公消费被遏制等因素影响,国内高端白酒产业由盛转衰。酒都仁怀成为关注焦点,人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座几乎完全依赖酱香酒产业的小城会怎么样。

老虎牧羊

从茅台酒厂旧厂门往外走,就是白酒一条街。沿途布满了各家酒厂小门店,不管这些酒是不是产自寸土寸金的茅台镇,都要把酒铺挤在这里。半人高的酒坛里,售卖的散装酱香酒从每斤数十元到五六百元不等。价格与往年比变化不大,只是客流量比往年要少得多。店主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或打牌。

红四渡酒业是其中一间,10多平米的小店和茅台酒厂区仅一街之隔。店主年幼孩子睡在里屋,外间,她招呼着客人品尝散酒。这家宋氏兄弟创办的企业,从1980年代的茅屋烧坊到现在拥有200多工人,规模与张方利的黔酒厂类似。除了白酒产业,红四渡创始人还在仁怀市中心拥有一座办公楼,和其他的传统的创业者一样,为自家财产做最保险的保值增值。

一只老虎带着一群小羊,这是仁怀市白酒产业的写照。老虎是茅台,产量占仁怀市2成,但销售额占8成;小羊是黔酒和红四渡们,可以觅得一方市场,但尚为弱小。

张方利:“什么滋味都要尝一下,一帆风顺怎么可能。”不过他并不认为眼前的问题是过不去的槛儿,“限制三公消费是有一定影响,但这是暂时的。过去消费(主力)是公费,以后会是私人消费。”

黔酒厂在鲁班镇的双层窖藏地,贮藏着3000多吨白酒。与其他香型酒不同,仁怀的酱香酒要贮藏2-5年再出售。在仁怀,衡量这些商人们财富的标准不是房与地,而是看陶坛和窖坑:一吨酒贮存一年,需要约5000元成本;一个窖坑一年运作成本要20万。

除了白酒,张方利的不少精力还在他的展示厅上。这里存着他四处收集的酿酒旧物件,和一张从云南运来11米长的原木桌子。不过,也并不是每一位仁怀的酒厂老板都有他一样的轻松心情。

出茅台镇

2013年,仁怀白酒产业完成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总产值380亿元,同比增长28%;白酒产业固定资产投资125亿元,同比增长56%。这些白酒厂分为两种,一部分有自己的品牌,灌装后向外地发货;另一部分只生产散酒,没有固定品牌,多供应其他酒厂。

庞大的运转资金,注定这不是一个容易赚快钱的行业。现在的茅台镇“睡着”、“躺着”挣钱时代已然结束;曾经仅靠贩卖基酒为生的小酒厂经营愈加艰难,亦是事实。

马涛说:“2013年之前,酒厂的日子真的是非常好过。我们过去了,人家趾高气昂的,让个烟还不理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过去了以后积极地请吃饭,要聊一聊、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好的客户帮忙拉一些。”

马涛是和君咨询高级分析师,他的工作包括和各地众多酒厂接洽。他认为,行业骤变还在持续中;已有若干酒企在通过他传递代售信息,但很难找到接盘方。

马涛说:“总体来看,不管是贵州仁怀还是四川宜宾,90%的酒厂日子不太好过;70%净利润下降;30%有出售欲望;10%的会退出行业。”

而这些急于退出的投资人,不少是2008年以后进场的,那时酒业资产价格昂贵。曾经想快进快出,以炒房心态来进入酒业的投资人们,动辄一两亿投资,现在他们的心情最难捱。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