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垂钓日记——月底巨献,惊心动魄的野鲤遭遇战  

2011-08-05 09:47:51|  分类: 钓鱼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7月31日天气阴,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经过不断实践和总结发现一款针对我所钓的河中的鲤鱼窝料,此河1斤-2斤左右的鲤鱼对红虫感兴趣,而2斤以上的老鲤,滑鲤对小麦情有独钟,此河段有一段为下小麦的船只,船上养了两条大狼狗,不能上船钓,只能在周边垂钓,窝子用颗粒饵,酒泡碎玉米和蜂蜜浸小麦,味道有一种粮食的清香和酒香外还有一股蜂蜜的那种诱人的味道。经过一晚上的配饵终于将此饵配完,这次去让我意想不到的不是窝料出问题,而是碰上的都是大家伙,断7.2米的竿一把,0.8的线组切掉5套,1.0的线组切掉2套,最后上来一尾最小的3斤左右,我郁闷啊,此河中的鲤鱼比其它河中的鲤鱼劲道要大上一倍,线组准备不足,令我遗憾不已。

  早上起了个大早,天空中虽没有太阳但人站在河边已是汗珠不停的冒,打了两个窝子,一个窝子下面杂物太多无法垂钓,一个窝子估计打到鱼窝了,红虫做饵,不出3分钟就开始狂拉,一条接一条,我钓位旁边是三位拉台钓的兄弟,天气的闷热又无风,鱼的活动能力不强,这种天除非找到鱼窝,要想钓流水鱼还是要等起风,旁边的兄弟没拉到鱼,可能没什么耐心了,又整出路亚先用米诺在我前方搜索又用雷蛙在我旁边的草窝中搜索,将整个水面搞得哗哗直响,搞了一通没搞到就收拾装备走了,郁闷啊我的窝子里死一般的静,一口没有,鱼受惊全跑了,无奈对于安静钓鱼的我只能去寻求人少的钓点。

  河中无风,央花不规则的遍布在河中的每个角落,看似可以钓的央花洞不一会儿又会被缓慢前进的央花所掩盖,整条河可供垂钓的地方少之甚少,无奈找到一处桥下,桥旁停靠着两艘破船,船身正好挡住了部分央花,勉强可以垂钓,我先布上我的特制饵料,开始抽烟等待,窝子中先来的是小鲤鱼泡,后又来了黄昂泡,一直等到窝子里来了上斤的鲤鱼,整个窝子下面已被拱得烂草淤泥上翻,整出麦粒挂上,开始静静守候我的第一尾目标鱼,钩刚下去突然想起抄网还没装,赶紧轻提线组去组装抄网,组装完抄网窝子里泡还在继续翻着,赶紧下钩,没出2分钟一个缓慢下沉,抖腕中鱼,鱼先是左右横突,我弓起竿子于之周旋,挣扎中线组上缠了不少水草,我也越来越感到线组的负荷不断增加,鲤鱼只露了一下面,目测4斤左右,还一个劲的往船下钻,我的竿子一半已倒入水中想让鲤鱼回头,可惜在弓了一会儿我的线组轻了,手上沉甸甸的手感消失了,一阵郁闷后重新换上1.0的线组再战,先拉了一尾四两左右的小鲤后,窝子里又开始满是鲤鱼星,依然丢下麦粒守候,这条鲤鱼很狡猾,光是冒泡,一会儿用尾巴扫扫,一会儿用身子蹭蹭,偶尔吸两口再吐出来,对应在浮标上的动作就是一会儿急速下沉一点又快速回到原位,一会儿又左右摆动,一会儿半个浮标上下轻微浮动,足足等了7-8分钟,这条滑鲤还没游走,又隔了几分钟水下的泡少了,我以为鱼走了,这时我的浮标一个快速大黑标,我第一反应就是提竿,先是感觉挂地球了,紧接着就感觉一种强大的力量不断的在往泥里钻,鲤鱼打桩了,我紧绷竿子让竿子有点幅度,由于水下力量很是野蛮,我只能从站姿改为蹲姿,竿子的弓度已接近极限,打桩持继了一分钟左右,双方都僵持着谁也不放手,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水下一个蒲扇似红尾巴,在不停的慢摆着,此时我紧张,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没碰到过如此大的鲤鱼,心里一直在想我的线组没有问题,我要和你耗到底,我的竿尖快接近水面了,却无法将鱼领起溜鱼,我不断的增加刺鱼力度,好让鱼起身,刺鱼刺到第三下时,正弓着我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我的竿子断成了两截,后来检查是因为中上一尾鱼时倒竿入水,进水导致滑节,最终导致断竿的。竿子断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抓住前面的部分,此时鱼也开始游动了,开始拼命挣扎,半截断竿无法承受鲤鱼的重量,重量一下子都集中的线组上,理所当然的断了。看着一片狼籍的钓位,断竿断线零落了一地,我的心情很是低落,对于都水下的鱼情估计不足,对于鱼竿也没好好检查,除了吸取教训没有别的了。

  连跑两尾大鲤鱼,心中难免有点不痛快,抽了一口快烟,喝了一口闷水继续战斗,此时水下已无鱼星,在刚刚大战的水下被搞得混蚀不堪,我只能另辟新窝,此时已是晌午,温度达到当日的最高温度,河面上起风了刮起了东北风,央花开始形成一边倒的趋势,可供钓位渐渐多了起来,此时的鲤鱼异常活跃,我选择了一处树荫下垂钓,环境挺复杂,芦苇丛生,上有技头,水有枯枝倒树,开荒就用了十多分钟,开辟出一个钓位,打下重窝开始等待,十分钟后用麦粒拉上几尾三两左右的鲫鱼,紧接着停口,随之而来的是成群的鲤鱼泡,整个窝子就像在熬米粥,鲤鱼泡左一堆,右一堆的,可能是一群鲤鱼到此了,静待了三分钟左右,一个送标,提竿中鱼,我的妈啊,备用竿用的是光威7米2软调,那幅度有点吓人,又是竿尖入水,软调拉鲤鱼时间就是长,忍了半天才翻白,一看才三斤左右,半常只需一,两分钟的溜鱼,溜了五分钟,抄网迎头抄下,总算整上一尾目标鱼,心里小小有点安慰,一看窝子里还有泡,继续战斗,不到一分钟左右一个不起眼的送标,我轻轻一提,又跟挂地球似的,好像没刺痛鱼,加之软调竿力道没那么霸道,下面的货色还没感觉到,我只是隐隐感觉到在慢慢游动,我又一次绷紧的竿身,等待鱼的冲刺,这回可好,鱼也没冲刺,我跟着鱼在跑,眼看就要缠到旁边的树桩上了,赶紧打了一个侧竿让鱼回头,怎奈水下之物对我做出的反应毫无感觉,直接冲向树桩,就这样看着线组被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断线跑鱼,跑鱼跑多了也就没感觉了,1.0的线组全部断光,只能换上0.8的线组继续战斗,0.8的线组在这条河里都撑不了几个回合就断线,这个窝子连中四尾大鲤,只上来一尾,其余都是中了断线跑鱼,本来还本着越挫越勇的精神坚持博鲤,挫到最后勇到极致都快变超人了。到最后线组断得所剩无已,不敢在钓鲤鱼了,断线断钩断竿一包装备断得一塌糊涂,再发生这种情况就没线组钓鱼了,只能老老实实将颗粒和蜜制麦粒去掉,加了点酒泡小米老老实实开新窝钓鲫鱼去了,看到刚刚那个窝子里还有脸盆大范围的鱼星,想钓但又怕再断线可就要走人了,那种纠结的心理真是要人命啊,只敢到窝子外面拉点散落的鲫鱼,头一回钓得这么狼狈,这么难堪,这口气咽不下去啊,也难怪一肚子的郁闷要发泄。最后一套线组因跑了一条鲫鱼挂树上去了又没了,人背时到处都背,,遇到过红虫拉光的情况,我可以挖蚯蚓用小鱼肚肠代替。遇到过水喝光了,人被考焦了我可以忍忍也过去了。遇到过烟抽光了,顶多咽几个水也就过去了。可线组竿子断光了还是头一回,无语打道回俯。

  终于将星期天的战斗情况大致描述了一遍,可能篇幅有点长,垂钓过程中可能因为肾上腺素不断被激起,紧张加刺激过后,人感到异常疲劳。整理整理装备,修补一下断竿,增加线组耐心等待下周大战。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