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伊拉克钓鱼经历7  

2010-08-24 23:02:01|  分类: 钓鱼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幼发拉底河畔钓鱼散记{ 7}7.首次夜钓群狗围攻
   在国内出国人员学习班上就被告之,伊拉克的野狗很多,中国劳务人员被狗咬伤的事经常发生,甚至还有被狗咬伤而引起狂犬病而死亡的,所以项目组严禁我们单独外出,外出最少必须二人以上。我们到伊拉克的几个月内,经常看到野狗在工厂附近转悠,甚至在工厂的僻静处做窝下小狗,为了改善生活,我们也下套套过狗,二、三十人用木棍围捕过狗,掏过几次狗窝里的小狗。工厂周围的狗都怕我们,一般情况下都躲着我们,因此我们从没有感觉到野狗的威协。正是这种感觉,让我在一次垂钓中遇到了极大危险。
   有一天工厂的设备坏了,正常情况下,设备坏了我们也不能下班,必须坚守各自的岗位,机修工一修好设备,马上工作。但这天设备坏得比较利害,下班前是肯定修不好的,于是组长让我们在5点钟就下了班。上了好几天白班,好几天没有钓鱼了,心里的确痒痒的,一看时间还早,于是我想邀几个人去河边钓夜鱼,但大家都不願意去,只有同我一样钓鱼有瘾的小田願意同往,第一次钓夜鱼,我准备好钓鱼用具和手电,又到食堂拿上二块油饼,直奔河边而去。
   因为只有二个人,走时我想把“花子”也带上,但沿着项目组住地转了几圈,都没有发现“花子”,大声叫它也没有回应,估计是到外边去玩去了。
   到河边约6点,伊拉克夏季黑得比较晚,大约8点多天才黑,我们计划钓到10点左右再回去。稍作准备,我们就抛钩下水,坐等收鱼了,可不知怎么搞的,半天都不上鱼,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和小田各钓了两条鲶鱼。周围的村庄慢慢的被黑夜茏罩住,今晚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我们勉强能看到系着鱼线的草尖。淡淡的夜色下,只听到周围的野狗叫色此起彼伏,听到狗的叫声,我不禁感到一陣惊悚,一陣害怕,到8点多天己黑得比较历害了,周围看不到任何東西,我打消了原计划钓到10点的打算,同小田一起赶快收拾東西回厂。收拾好東西天已黑透。
   回厂要从河边的一个小村庄旁经过,然后经过一大片空旷无人的荒原才能到工厂,荒原上没有人家,没有树木,四周也没有灯光,只有一片起伏不平的黄沙土地。走过这片黃沙土地,再翻过一个小土坡才能到工厂的地界。白天经过村庄时就时常有群狗追出来冲我们狂吠。我和小田一靠近小村庄,就听见一片狗叫声由远而近冲着我们过来了,因为天黑看不见周围的東西,但听声音好像有6、7只狗。我们不由的抓紧叉甲鱼的“挖子”,加快脚步向工厂方向走去,狗叫声很快就靠近了我们,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好像不止6、7只狗,似乎有十几只狗了,我和小田很快就被一群野狗围住了,狗群从我们后面和左右两边围住了我们,好在前面还没有狗,我们用手电向后面照去,在手电亮光的照射下,只见一双双象螢火般闪亮的狗眼晴在我们后面晃动。像一大群小螢火虫在周围飞舞飘动,我和小田都感到了恐惧和紧张,我俩背靠背站好,手握“挖子”,用手电向后面不停的晃动着,防备野狗突然扑上来,野狗越来越多,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感觉我俩后面就有了三、四十只野狗。狗叫声也不再是此起彼伏,而是叫得连成一片。我真后悔没有把“花子”找到带来,如果“花子”在场,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说不定野狗群里还有“花子”的狗朋友呢!必竟它也曾当过一段时间的野狗。“花子”的狗朋友应该会帮“花子”的,起码看在“花子”的份上,不会咬我们吧!如果能那样分化瓦解野狗陣营,我们的威协不就小多了吗?
   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现实就是几十条野狗仍然紧紧的跟在身后。这时离工厂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如果撒开脚丫子跑的话也许几分钟就跑到了,但这一大群野狗跟在我们后边,我俩不仅不敢跑,连快步走都不敢,因为只要你一跑,狗绝对会追上来咬你。这时只要有一、二条野狗带头扑了上来,群狗再一拥而上,我俩可就惨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天热穿的衣服很少,野狗扑上来咬的话,那真是口口是肉,牙牙见血,不说被野狗咬死吃掉,葬身狗腹,尸骨无存了,至少也咬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我俩紧张的背靠着背,借助手电的亮光,注视着后边的野狗情况,因为太黑,看不清狗会从哪个方向向我们发动进改,除了用手电不停地晃动外,我们用手中的“挖子”不停地向四周毫无目地的揮动,防备野狗靠近,一边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向工厂方向走去。狗群在我们身后追赶着,狂吠着,不知是害怕手电筒的亮光,还是野狗觉得我们防范太严没有机会下口,或是野狗们觉得我俩不是它们所需要的食物。狗群始终只在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跳跃狂吠。没有直扑上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可能就十几分钟时间,我俩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我们终于看到了工厂的灯光,于是稍稍加快了腿步,随着灯光的临近,后面的狗叫声明显的少了下来,当我们走近工厂当作围墙的铁絲网时,后面己经没有了狗的叫声。回到了宿舍,紧张的心情仍然没有松弛下来,我坐在床边,尽管房间里的空调送出来大量的冷气,浑身己被汗水湿透的身体,仍绷着紧张的肌肉,一陣陣的冒着大汗。我们这回也算是死里逃生啊!如果当时狗群扑了上来,如果我们不小心被绊倒了,如果忘了带手电筒和“挖子”,如果…。太多的如果让我不敢再想下去,只想想在漆黑的夜晚,在荒无一人的荒郊野外,被三、四十只野狗围住,那该是一种什么心情?反正到现在我一想起这事就心有余悸,就现在下笔写这件事时的心情都有些怪怪的堵得慌。
   我在伊拉克的第一次夜钓,也是我在伊拉克的最后一次夜钓,就这样在野狗群的围攻下狼狈的开始和结束了。从此,项目组里再也没有人敢去夜钓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