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渔者杂忆(一)儿时之忆,父亲的手  

2010-11-25 21:33:49|  分类: 钓鱼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到中年,没有其它爱好,钓鱼似乎是人生中最大的欢喜。如果我用钓鱼的态度对待世事,也许我的人生会很精彩。对钓鱼的爱已入骨髓,今生无法放弃,回首走过的渔乐之路就像人生之路,由青涩少年进修成处事不惊的中年人,犹如少女成熟妇,快乐也好,烦忧也罢,一个过程,你经历了,领悟了,得失皆淡定。

  我的钓龄比工龄长,虽处江北与上海一江之隔,也算是鱼米之乡,水资源丰富,百米之内必有水。小河沟皆为活水与江潮相通。少年时7岁持独龙杆,简单的星漂,鸡鸭鹅倒霉,活拔几根,每次见我如临界大敌。每次见我身上鸡毛乱飞,脚踩鸡屎,母亲总会说:“你又去惹它们了,几天不下蛋看你还吃蛋炒饭”。于是我总偷偷地看鸡窝里有没有鸡蛋。生怕没了那时的美味。那时也不懂打窝,蚯蚓也自己挖,随便找个水面,小杂鱼倒也很嘴馋,不时来一条大鲫鱼那会是我巨大的快乐,也是与小伙伴津津乐道的故事。不时来一条鳗鱼,大呼小叫,那时鳗鱼我家人不喜欢吃,害怕它的模样,钓回来扔到猪圈里看猪追赶鳗鱼,哈哈大笑。只是对我来说是个悲剧,每次钓上鳗鱼,它总会不停地扭动身体,缠了鱼线,吃钩又深。那时的小孩没多少零花钱,1角钱对我来说是一笔大财富,父亲很爱我,总把每次买烟后的零钱,给我几分钱。那时我会感到很快乐满足。攒满了1角就等待着星期天的到来,那时卖鱼线的是一位老奶奶,每次见我总笑嘻嘻地问:“又钓到鳗鱼了”“嗯”有时也有点好处,多给一个咬铅。现在恐怕老奶奶已经到天堂卖鱼线了。于是不到通江水的大河里去钓了,我家门前也有一条小河,可哪知小河却有黄鳝,那家伙和鳗鱼一样,但长的似乎更可怕,我以为是蛇,每次钓到它,我总惊恐万状,吓得屁滚尿流,渔杆也不要了,要叫父亲去拿,躲藏在父亲身后,看他解钩,有时拿着黄鳝,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了,我害怕地双手蒙眼。父亲总是笑我胆小如鼠。抚摸着我的头,“不怕,不怕”父亲已经走了两年,每次梦见他,醒来时,总会想起“不怕,不怕”,只是现在我已经无法再听见父亲的安慰,那温暖永远留存在内心最深处,却不敢轻易触及,是我最柔软的地方。父亲是把为你遮风挡雨的伞,好父亲对每个男人来说儿时是树,长大时是朋友。如今我一个人面对人生风雨时,才知父亲在时我永远是孩子,他总用一种朴实的方式爱你,一生如影追行。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