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沪上钓鱼忆旧(十)  

2008-10-22 13:56:21|  分类: 钓鱼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三的怪浜

好,现在轮到我们的万三出场了.
万三的真名叫刘方栋,因为时常牛B哄哄,满嘴巴跑火车,被一个天才取了个外号叫万三,意思就是这老兄说一万句话,只能信三句的.这个外号一问世,大家纷纷击掌叫好,说是就凭这两个字,绝对可以去角逐诺 贝尔文学大奖.你看啊,这万三两个字形象生动,叫起来响亮,更有一个好处,既可以当名字讲,又可以当动词用,天下哪有这么帅的外号?有什么事情表示不相信,就把手放在鼻子前扇几下:"哪里会有这种事情,又万三了!"
万三很愤怒,但苦于查不出是谁的原创,既咬不着卵又咬不到泡,再说了这种事情哪里由你说了算,只要大家伙儿一认可,外号一经问世,不胫而走,待到有一天连车间主任也叫了起来:"万三啊,到我办公室来替你老子拿退休工资."万三这才知道大势去矣,只有彻底认命了.
自从上回好浜泄密事件以后,大家都对万三有点不满意,万三再到我们车间里来扎堆,大家就有点爱理不理,万三也轧出苗头,渐渐地就不上我们车间来了.时间一长大家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做得太过分,但是又拉不下那个脸去跟他打招呼,毕竟我们是他的钓鱼长辈嘛.
有一天我去食堂吃饭,迎面碰到万三,我说:"万三哪,怎么这么久也不来看看老哥,现在你在哪里发财呀?"万三一脸神秘兮兮的:"我正要来找你呢,最近被我找到一个好浜,哎呀真的是好浜,鲫鱼起码都有半斤朝上,我是只想带你去,那帮阿乌卵我可不想给他们知道."万三受了大伙儿的冷遇,心里一直忿忿不平.我说:"鲫鱼起码半斤朝上,听上去满不错的,不过说老实话,是不是又万三了吧?"万三指天划地:"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老哥?真的真的,骗你是你儿子."我说:"那么大的儿子我是养不出来的,好那么你说,什么时候带我去?""就这个星期五,怎么样?""好啊,早上四点半我在交大门口等你,不要去徐家汇早市了,让那帮阿乌卵看到不大好,怎么样?""闲话一句!"这个万三,爽气倒是满爽气的."
骑了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赶到青浦崧泽的浜边上,一身大汗,那么热的天,,也只有我们这种钓鱼疯子才心甘情愿地吃这种苦头.想想万三也实在是有种,他现在和两个车间的长枪党都不搭界,硬是靠自己四处找浜头.
那条浜在一个村子边上,水色清黑,水面上浮着朵朵水浮莲,浜边上不是竹园就是大树,在一棵树上我竟然看到两只在那个年代就很难看到的翠鸟,翠蓝色的羽毛,瞅着水面发出一连串难以模仿的鸣叫.
万三指给我看一个钓位,说是上次就是在那里发了大财,我是客人又是老大,今天这个钓位就让给我了,万三自己在我右手十几步路的地方下竿.
但一抛竿就觉得这浜头有点怪,好象几乎就没有浅滩,钓组抛出去才三米远,一入水就一个劲往下沉,连撸了三次浮子,总算勉强站住,但只剩下不到70公分的风线,刚想再调整一下浮子,忽的一下就黑漂了.起竿钓上来一条一虎口长的小黑鱼,连钩吞进肚里,只好给它来个开肠破肚.下钩再钓,要不了半分钟,又是一条小黑鱼,耐着性子往下钓,半个小时钓了足有二十几条,真是哭笑不得.今天又没有带素饵,要换饵都不行.只能硬着头皮钓下去.再看万三那边,情况也一样,一边在鱼鳃里抠鱼钩,一面骂山门.最后万三忍不住了,说我们换地方吧,可是换来换去换了四五个地方,不是风吹浮莲遮了堂子,就是疯上小黑鱼.七搞八搞把时间都搞光了,一看手表,已经九点半,我想今天就算栽了,大热天就靠钓个早上,早上没戏,基本上也就算是玩完了.怪就怪在一个早上两个人钓到的只有一种鱼----小黑鱼,只有一个尺寸---- 一虎口长,连个昂牛川皮条都没有,真是怪事,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怪事.
天热得人昏头昏脑,加上又钓不到鱼,两个人都有点蔫了,找了一个有大树遮阴的地方坐下来喝水,象狗一样地喘粗气,也不想再下钩了,拿了水瓶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万三扯淡.扯着扯着就扯到上次好浜泄密的事情上去了.我说:"万三哪,不是我说你,知道车间里的那帮哥们为什么对你有意见吗?那好浜的事情你告诉谁都不打紧,你怎么会告诉给张牛B呢?你是知道的张牛B这人,他有好浜是从来不带我们去的,,老是一个人被窝里放屁---- 独吞的........"万三一听就跳了起来,"冤枉冤枉,天地良心,天地良心,是哪个杀千刀的说是我讲给张牛B听的?"我倒一楞,看他那样子倒也不象装假,再说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说是万三泄密嘛.我就说:"万三哪,大热天的你激动个啥子嘛,你看你搞得一头急汗,算你没对张牛B说行不?但是你有没有对其它人说过呢?你要说老实话,我可是有情报的哦."没想到还真给我唬中了,刚才还气壮如牛的万三一下子瘪了下来,说起话来也吱吱唔唔,一下子说漏嘴了:"真的,真的没对别人说过,只告诉了我姐夫一个人."这下轮到我摸不着头脑了:"你姐夫?你姐夫是谁呀?""就是叶昌进嘛.""什么什么,工会叶主席是你姐姐姐姐姐夫?"万三说出来就有点后悔:"我知道你小李师傅口子紧,你知道就算了,不要再告诉别人了,我老爸知道要不高兴的,厂里还没有人知道的."
从万三嘴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工会叶主席的往事,也知道了他和万三的老爸刘师傅全家的故事,无意之中窥视了一个家庭的秘密,感慨归感慨,但我坚守对万三的承诺,始终没有对第二个人说起.
回到厂里,越想越不对头,照这条浜的情况来看,直觉告诉我是一定有大鲫鱼的,那么好的水色,那种大鲫鱼钓起来一定是非常刺激,想来想去不甘心,两个星期后约上万三我们又直奔那条怪浜而去.
事隔两个星期,情况一点也没有改变,天照样暴热,小黑鱼照样狂咬,一改用素饵,就什么动静都没了.我虽然没有什么怨言,但万三的脸色越来越尴尬,越来越难看.想想也是,好浜好浜叫了半天,结果两次带我来都剃了光头,那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事情.
中午时分看见有个老农在附近的菜园里鼓捣,过去发了根烟问问情况.那老农说这条浜有差不多七年没有车过了,鱼有的是,鲫鱼大的有超过一斤,村上有人还看到过八九斤的鲤鱼.但是钓不到的,很多上海人都来钓过,差不多都是空手而回,只有晚上张丝网才能逮到鱼的.
悲惨地剃了个光头,还要骑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回去,真是越想越奇怪,这上海滩上浜头有的是,为什么就偏要到这条浜来逞能,怪不得人家要说喜欢钓鱼的人都有神经病,脑子不正常,自己想想都要笑出来了.
很快就把这事忘了,转眼间要命的夏天过去,已经到了月饼下市的时候.万三和车间里的那帮哥们也已和解,又有说有笑起来.这天早上正在做生活,万三兴冲冲的来了,一进车间直奔我的工作台而来,一见我就伸出右手,做出一个八字的手势来.我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万三压低了喉咙:"钓到啦,八条大鲫鱼,就在崧泽那条浜里!" 哦? 我也认真起来:"有多大?"万三又张开两个手掌,比划了一个尺寸,我一看就笑了:"啊,一斤半有出头.""没有没有,七,八两是笃定有的."细问之下,原来万三在那条怪浜里吃了不少闷子,就是死不买帐,一个人隔三差五地就往那条浜跑.如此契而不舍,感动了菩萨,真的被他修成正果.万三问我:"什么时候再去?"我说那还用问,明天调休就走.
第二天早上到那条浜边上,发现水浮莲少了一大半,到处都是明净的水面.用蚯蚓试探一下,仍有小黑鱼咬钩,但现在都长到三两重了.找中意的钓点下了几个堂子,把鱼饵换成了米饭粒.
八点以后,万三那边有了动静,只听他一声: 来了! 抬手起竿,中鱼! 那鱼在草窝里拱了好几次,才被拉到岸边,赶过去一看,黑油油的大鲫鱼,真的有七八两重.这下不敢怠慢了,回到自己的钓位上,认认真真的钓了起来.
在我的钓鱼生涯里,被忘记的场合不计其数,但最精彩的几场始终停留在脑海中,时不时要拿出来重新品味一番.今天的出钓就是其中精彩的一场.精彩在什么地方,说起来真是津津有味.
其一,离岸两米半,水深就有差不多四米,水黑浮子白,看得格外清楚,稍有一点动静,就象发生在眼皮底下一样,当真是明察秋毫. 其二,标像绝对标准漂亮,吃水浮稍作抖动,耐心等它个三四秒钟,必定是一次缓慢而毫不含糊的送浮,一直可以送上来三粒浮子,这时候你一抖手腕,竿梢必定是被鱼深深地拉弯下去. 其三,鱼头上品,清一色的大鲫鱼,确实在半斤朝上,最大的一条有靠近一斤.除了万三在中午时分钓上来一条半斤的赤眼鳟,绝无闲杂鱼等. 其四,绝无小杂鱼闹场.也没有麻将牌鲫鱼,只要浮标一动,立刻叫你心动过速,血压暴升. 其五,数次遭遇潜水艇.还没有等你叫出哎呀,六磅的钓线就一去不回头,叫你在捶胸顿足之际,连呼过瘾.
钓鱼钓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话讲,真是夫复何求,夫复何求!
傍晚提着沉甸甸的鱼篓,心里还在想,先后来过三次,钓况如此悬殊,不知下次如何,真是条怪浜!
万三很得意地说了一句话,笑得我差点暴毙浜边.
他说:"怎么样,这次我没有万三吧."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