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边的风

IT 钓鱼 养生

 
 
 

日志

 
 

沪上钓鱼忆旧(五)  

2008-10-22 13:50:00|  分类: 钓鱼经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挑战钓鱼怪胎阿金
50年代中期,上海的机电系统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从苏南一带招收了一大批年青人到上海各大机床厂当学徒工,后来这帮年青人都成了技术精湛的车,钳,刨,铣和各个工种的产业工人.我进厂的时候,这批人已经是各大工厂的技术骨干,有许多人还走上了领导岗位.阿金师傅和我们车间的胖阿姨田师傅,就是来自无锡某郊县的同一个村子.
那么多年过去了,这批人都是四十好几奔五十的人了,他们在上海结婚生子,完全融入了上海的都市生活,只有阿金师傅还住在我厂的单身集体宿舍里,孤家寡人一个.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人实在太怪,怪到人家当面叫他阿金师傅,转过身就叫他怪胎阿金.
这人永远板着个马脸,从来就没有一丝笑容,看人的眼光恶狠狠的,好象是谁都欠他八百吊钱没还似的.那次我因为有事去集体宿舍找人,一进院子,就看到阿金师傅脱了个大光膀子,在树阴下的小桌子边坐着喝闷酒,一身的肥肉晃荡,远远看去就象是水浒传里那个被武松修理的蒋门神.我跟他打招呼:"阿金师傅喝酒哪.""唔"鼻子里哼了一声,头都不抬一下,我再搭讪一句:"有什么下酒菜?"怪眼朝我一翻:"你自己不会看啊?"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人是怎么回事?不要惹他绕着走吧.
可冯师兄就没有我这么好的脾气了.有次上金工车间加工木模用的金属配件,一言不合就和他大吵起来,弄到几乎动手的地步,别人赶紧把他们拉开,金工车间到处都是铁玩艺,随手操一件往头上一夯,分分钟就要搞出人命.冯师兄气哼哼地回到车间,田阿姨说那个人你跟他较什么真啊?那人脑筋有问题,你不听到人家都叫他是怪胎吗?她说了下面两件趣事:
阿金因为技术好,工资也算高,再加上没有什么负担,在当年算是条件优越,就有那么些好事儿的老阿姨热心为他张罗女朋友,可谈一个崩一个,这不又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晚上在徐家汇见了面,介绍人借一步先走了.阿金就带着那女子朝漕河泾方向走去.阿金推着自行车在前面走,也不搭理人家,那女子就在后面跟.那时候的漕溪路远没有今天热闹,走着走着就看见农田了,那女子有点害怕,就说阿金师傅我们往回走吧,阿金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再走一会儿.再走就看见龙华火葬场,黑灯瞎火的,那女子真害怕了,说阿金师傅我们不要再往前面走了好不好,阿金勃然大怒,说是现在还没有结婚就这么不听话,将来还了得?吓得那女子转身就逃,第二天把介绍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大家哄然大笑,田阿姨接着往下说:
有天阿金正干活呢,有人跑来说,阿金啊,你老妈从乡下来看你了.阿金头也不回,说开什么玩笑.待会儿又有人来告诉说,阿金你老妈真的来了.阿金说滚!再他妈拿我开心我抽你.只好车间主任上去,说阿金你老妈确实来了,现在在你宿舍里呢.阿金气呼呼将工具一丢,就往宿舍去了.开门一看老妈真的来了,正坐床上给他补袜子呢.阿金上去就说:"你听好了,我没有叫你来,是你自己要来的,所以你来了不管我什么事,你爱怎么怎么地吧."说完把门一甩,回车间干活去了,好象什么事也没有,气得他老妈放声大哭.
田阿姨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再说又是一个村的熟人,一气之下,甩打着两个大奶子直奔金工车间而去,一见到阿金就破口大骂:"阿金你狗日的还是不是人?你老妈大老远的来看你,你竟然装聋作哑,你不是你老妈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吗?"滔滔不绝出口成章一口气骂了十几分钟,阿金就是低头一声不吭,田阿姨骂累了,奈何他不得,只好下班后把老太太领到自己家去,第二天买张火车票把哭哭啼啼的老太太送走了.
大家都奇怪说阿金对什么人都不买帐的,怎么你田阿姨骂了他半天他居然一个屁都不放?田师傅咯咯大笑,笑得象小姑娘一样放肆:"这里面有个原因的,十几年前有一天下班时,阿金拦住我说他喜欢我,要和我交朋友呢."我们都很好奇:"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呢?"田师傅又笑,笑得喘不过气来:"我就对他说,你要和我交朋友是吧,好哇,你现在就去车间里找块铺得好一点不透水的水泥地,尿泡尿照照你自己那个德行!"他一吓,转身就逃,从此看见我就躲,差不多十几年没跟我说过话了.
这个阿金不看书不看报,也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喝酒,就是爱钓鱼,据说在我们厂里是数得上的高手.但他从来也不跟任何人扎堆,也不跟任何人聊钓鱼,休息天一大早骑着自行车出门,下午回来,就在水斗上洗鱼,吃不完还晒鱼干,脸盆里养着活鲫鱼,把个房间里搞得腥臭腥臭的,不是高手是什么?
冯师兄跟他有过节,说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听人说他是高手,就不服气,仗着自己也算有两下子,就说:"那怪胎是什么屁个高手,有本事来跟我比试比试."有好事的人就把这话传给阿金,气得他暴跳如雷.工会叶主席是个很有趣的人物,听人这么一说,就说好哇,找到阿金说:"人家要跟你单挑呢,你怕了吧."阿金说我怕过谁来了,比就比.叫他这个星期五跟我一起走.
冯师兄一听要来真的了,倒有点担心起来,再加上张师傅又跑来恐吓他:"你要跟怪胎阿金比?你知道他是什么级别?啊呀,你死定啦."就更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我替他打气:"怕什么,他钓得好,你手气好,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星期五我陪你一起去,你要是打退堂鼓你小子没出息."
我跟冯师兄讨论了钓活水浜和死水塘的各种可能性,定出了各种应对的方案,还把我最好的一根鱼竿借给他用,那根竿又轻又直,弹性极佳,是蔡老伯叫人替我定做的.
那天我,叶主席,包师傅,再加上那两个冤家对头,一共五个人,一清早就跟着阿金出发.沿桂林路一路下去,七转弯八转弯转得七昏八素,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来到一个村庄边上,记得那地方好象叫六牌生产队,村边上有一口塘,有四,五个足球场大小,沿塘一圈都是东洋草,水色很浓,一看就是那种很肥的水,这种水有点难钓,但钓起来的鲫鱼一定是鱼背乌黑,拉力生猛的.
叶主席说了,三小时为限,打几个堂子用几根竿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们不管,我们只管到时候数鱼,旁边的人只许看只许说,但不能动手动脚,动就算输.开始吧.两个冤家既不握手也不答话,甚至都不对视一下,就各自走开了.
我们两人选好了钓点,冯师兄先试了一下水深,一竿远的地方水深在八,九十公分,有几个地方比较深点,在一米二十左右,我们讨论了一下,现在是大清早,鱼都在浅水活动,先钓浅处,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向深点的地方转过去.我拿出了我做的堂子,这是小黑皮传授给我的密招,里面除了平常使用的菜籽饼,麦稃子和面粉之外,还掺有养金鱼用的鱼虫干捻成的细粉,这种堂子有个特点,打下去后极快就会招来小杂鱼,把浮子拖得东倒西歪,但不要担心,大鱼很快就会闻腥而来,只要浮子一安静下来,等着吧,好戏在后面.这种堂子打起来量不可大,点到为止,但要打得勤一点.
我是不能动手的,冯师兄自己打好了五个堂子,并听从了我的建议, 水太肥,不用蚯蚓而用米饭,反正我们什么都带着了,要什么有什么.铅垂用到最小一号,只有半颗绿豆那么大,钓组沉下去时飘飘忽忽,非常灵敏. 打完堂子,我们还抽了一根烟,朝怪胎阿金那边望去,只见他钓竿拎法拎法, 好象已经有鱼在撞腔了.
定定神,冯师兄先在第一个堂子里下竿, 他只用五粒浮子,四粒在水下,水面上只余一粒.下去才几秒钟,笃地一下,升上来一粒浮子,冯师兄眼明手快,鱼竿往上一挑,草窝里忽通一下,有了!好象还满有劲的,钓线左右一划,一条乌黑的板子上来了,有四两重,还不错,开竿大吉.再下去,十几分钟没动静.我说快换地方.换到第二个堂子,刚下去,唰一下浮子就拉走了,起竿没货,再下去,老样子,窝子里尽是小毛鱼,再换堂子,第三第四个堂子也闹毛鱼,换到第五个堂子,钩沉底三分钟,毫无动静,冯师兄有点沉不住气,说我们还是回第一个堂子试试,我说没动静是好事,再等一下,才说着,浮子慢慢地升上来了,升得很慢,应当这条鱼不小,冯师兄叫声:"来了!"肘往下一沉,手往上一挑,唰地一下,竿梢就跟下去了,这条大,拉着钓线在水底划圈子,划着划着就出水了,真正的大板子,有七八两重,背乌黑,肚子上泛出金黄色,冯师兄一面把鱼塞进鱼篓子里,一面说:"这个怪胎阿金,怎么就给他找到这末个好浜."我倒有些担心起来,这个浜阿金一定是钓熟的,别看小冯手气还不错,今天要赢他看来会有难度.
冯师兄两条到手,信心大增,水平开始慢慢发挥出来,只见他这边点点,那边戳戳,一下子又钓到四条,但个头都不大,二两左右的小鲫鱼.我看着他纯熟的表演,想到他刚被我们拉下水时,钓不到鱼的猴急相,真想笑出声来.
几个堂子轮流换,真奇怪,第二,三,四个堂子尽闹小鱼,还就是第一,第五两个堂子出鱼,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看一下表,已经钓了将近两个小时.叶主席过来了,问:"钓得怎么样?"说已经有九条了,他哦了一声,我悄悄的问一下:"怪胎那边怎么样?"他说已经有12条,你们要加油了,怕影响师兄情绪,我没有响.
一个人走到第二,三,四号堂子,仔细地观察,第三号堂子好象有鱼星,再看一下,确认无疑,马上把师兄叫过来,时间不多了,胜败在此一举.
冯师兄也看了一下,说是鱼星!伸出钓竿,慢慢地将钓组沉下水去,我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小毛鱼.这边心里在打着鼓,那边师兄已经抖腕起竿,**!大板子,四两有多.一招得手,冯师兄异常冷静,过几分钟又一条,过几分钟再一条,条条一样大小,一口气从草窝里拔出五条来.
正钓得性起,那边叶主席叫了:"时间到,收竿收竿."
两个鱼篓放在一起,怪胎阿金拎起鱼篓,往地下一倒,我操,条条大板子,一共13条,这王八蛋确实有两下子,他往边上一站,一脸的屌相.我们也倒出鱼来,
大部份比他小,但我们有14条,比他多一条,叶主席说,阿金鱼大,小冯鱼多,打平手打平手,都不错,谁也不要不服气谁.
经此一役,小冯名声大噪,张师傅难得夸奖:"哎,小冯啊,看你不出,人不象人的,倒跟阿金打平手."压低了声音:"赤那,那怪胎怎么有那么好的浜头,还记得怎么走吗?我们一起去一下."
可是再也想不起来到那个浜怎么走了,连叶主席和包师傅也说不清楚,张牛B师傅又不好意思去问怪胎,这事情也只好作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